知音網首頁 > 情感 > 情感故事 > 富二代的良心債:親生父母是窮人,這攤爛泥該不

富二代的良心債:親生父母是窮人,這攤爛泥該不該扶?

www.419577.tw 2020-07-30 14:54:20 知音真實故事 我要評論

字號:T|T

如何可以選擇,你愿意生在富人家還是窮人家?也許很多人會選擇前者。但今天文中主人公,卻放下了富貴生活,去深山找窮爸媽……

\


  01

  2019年5月22日,我借口和幾個同學旅游,坐上了從重慶開往遵義的列車。

  養母給我2萬塊錢,叫我別不舍得花錢。望著她慈愛的眼神,我不敢告訴她,其實這次所謂的“旅行”,是去查找我的身世。

  我叫林建,今年24歲,重慶渝中區人。父母做建材批發生意,家境還算殷實。在我上面有個大3歲的哥哥,叫林航,已在法國定居。

  記得上幼兒園時,有一次我和哥哥爭玩具。哥哥一把將我推倒,說我是父母從貴州大山里抱回來的野孩子。我哭著去找爸媽,問我是不是野孩子。

  母親抱著我說:“哥哥瞎說!你是爸媽的寶貝,哥哥才是野孩子呢!”

  父親卻鄭重地告訴我:“你確實不是我和你媽親生的,但你和哥哥一樣,都是爸媽的寶貝。”

  從那時起,“野孩子”這幾個字就深深地刻在了我心里。

  我變得敏感而懂事。養父在門市的涼椅上睡著了,我會拿件衣服給他蓋上;養母買菜回來,我會幫她接過菜籃子,遞上一杯溫開水。

  哥哥19歲那年,父親把成績優異的哥哥送去了法國留學。幾年后,哥哥就在法國定居了。我不是讀書的料,拼命努力也只上了一個?。

  大三那年,我認識了播音主持系的女生王丹,并很快戀愛了。

  父母給我訂了一套渝中區大三室的江景房,交了定金。養父對我說:“二娃,咱們家這生意以后就交給你了。”

  養母也笑著說:“還有,趕緊結婚生個大胖孫子。”

  2019年大三寒假,同學們都陸續實習了。我卻回到家里,由父親帶著慢慢接觸生意。

  我讀書不行,做生意卻是一把好手。連續簽下幾個單后,父親高興地對母親說:“不愧我老林家的孩子,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!”

  丹丹家在重慶黔江,2019年4月中旬,養父母特地停了一天生意,隨我到黔江見了丹丹父母。丹丹父母也是做建材生意,四個人有說不完的話題。

  丹丹父母還說,我們買了房子,他們就給我們買車子。

  臨走時,丹丹父親對我說:“聰明有種,富貴有根。見了你爸媽,我們就放心把丹丹交給你了。”我笑了笑,心頭卻隱隱不是滋味。

  如果不是被抱養,我又會是什么樣子呢?

  盡管這些年來,我無數次地想過要去找親生父母,想看看他們的樣子。卻沒有哪一次,像今天這樣強烈過。

  那段時間,我經常會一個人發神,在腦子里勾畫出一幅幅親生父母的樣子。

  02

  2019年5月中旬,我借口為了慶祝畢業,要和幾個同學一起出去旅游。

  養父母問我去哪里,我把去貴州說成了去云南。因為小時候哥哥說過,我是從貴州大山里抱回來的。

  養父母偶爾談起一個叫桐梓的地方,一邊說一邊偷偷瞟我,然后馬上轉移話題。所以我猜測,我的親生父母應該就在桐梓。

  2019年5月22日,我從重慶坐火車到遵義,然后坐汽車經過婁三關,終于在天黑的時候到達了桐梓。

  5月的天氣,重慶已經穿短袖了,在桐梓還得穿厚外套。王萬里用摩托車接上我,到他們山里老家住下。

  王萬里是我大學最好的哥們兒,我對他說起過我的身世。春節期間,他就說要幫我打聽親生父母的下落。

  王萬里說,雖然桐梓縣山高林深,但人口并不多。而且他們那里的人紅白喜事都要辦酒席,酒席從早上9點可以吃到晚上9點,十里八鄉的人都會來參加。

  王萬里發動家人和七大姑八大姨,通過聊天、趕場、吃酒席等方式到處幫我打聽。幾天前,他終于打聽到有兩戶在1996年丟過孩子的人家。

  正因此,我才偷偷買了火車票,過來跟他匯合,讓他陪我去找。

  5月23日,我們花了整整一天時間去找尋,但那兩家人,都不是我們要找的。

  我不甘心,每天都和王萬里出去打聽?梢恢苓^去,一點兒線索也沒有。我怕養父母看出破綻,只好匆匆返程。

  5月30日下午,我回到重慶,剛到家,就被養母一個大大的熊抱。“兒子!你想死媽媽了!”我沖著她咧嘴一笑,愧疚感油然而生。

  我把銀行卡還給養母,她又塞給我:“卡就放在你這里。要畢業了,用錢的地方多著呢。”

  接下來的一個月,王萬里給我先后打了幾個電話,都是當地1996年丟失孩子的信息?墒,接連幾個都不是我要找的。

  折騰了這么久,我絕望了,開始專心地跟著養父學賣建材。

  2019年6月22日,王萬里又給我打來電話,說離他們家兩座山的一個山坳里,有一戶姓羅的人家,單家獨戶住在半山腰。

  說記不清是哪一年,有人見到那女的挺著個大肚子,但后來沒見過那家的孩子,不知是夭折了還是送了人。

  我笑了笑說:“算了,不會是的!”到了晚上,王萬里又打來電話:“哥們兒,你聽好了,但是別激動。那家人送過一個孩子,96年的,背上有塊黑胎記……”

  我一骨碌從床上爬起:“真的?”鏡子里,我背上的胎記格外醒目。

  03

  一夜未眠,第二天一早,我對養父說要去找一個同學,匆匆忙忙趕到了桐梓。

  我顧不上吃午飯,拉著王萬里就走。我們花了大半天才翻過那兩座山脊,遠遠看見半山腰上有一戶人家。

  摩托車開不上去,我們只好沿著山路步行,直到天快黑時才到那戶人家的院子。

  屋檐下坐著兩位看起來六七十歲的老人,男人佝僂著背,吸著土煙;女人黑瘦,一雙渾濁的眼睛直直地盯著我,還沒說話就一陣猛咳,隨后就“呼哧呼哧”喘著粗氣。

  我愣住了,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。這么多年,我在心里描畫過無數次親生父母的樣子?蓮臎]想過,他們竟是眼前這副模樣。

  王萬里拉我上前,謊稱我們在幫一個同學尋親。倆人聽了,明顯一愣。但很快,男人擺擺手,說他們家沒有丟過孩子。說完,他扶起女的進屋去了。

  不知怎的,我心里好像一塊石頭落了地,連忙拉著王萬里就走。

  我們剛走到院子邊,就見兩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扛著鋤頭回來。王萬里連忙上前問:“大哥,是不是你說的你弟弟丟了?”

  年紀稍長的男人嘆了口氣,說:“不是丟,是送!”

  男人說:“弟弟是九六年十月初二出生的,背后有很大一塊黑色胎記,上面還長了毛(和我完全吻合)。小弟出生后第15天,有對重慶的夫妻來我們這里收山貨。那女的看我弟弟長得乖巧,就伸手去逗他。

  沒想到我弟弟緊緊抓住她的手不放。當時我們家已經有4個孩子了,兩個妹妹還沒上戶口。爸媽見弟弟和那夫妻倆有緣,就求那對夫妻收養了弟弟……”

  話說到此,我完全能夠確定,我就是他說的那個弟弟!

  我踉蹌一下,險些站不住。我問他們:“親生兒子啊,你爹媽怎么舍得?”

  中年男人說,“怎么會舍得呢!小弟被抱走后,爸媽哭了好久。就是從那時候起,他們身體就垮了。”

  “你們也沒去找?”王萬里搶著問。男人說:“沒有。弟弟不管在哪兒,都會比在家里好。”

  我心里五味雜陳。眼前這個一貧如洗的家,眼前灰頭土臉的哥哥,讓我更清醒地意識到,如果不是養父母收養我,我肯定也過著像兩個哥哥一樣的生活。

  臨走時,我把當時身上僅有的1000多塊現金全給了大哥,說是替他弟弟轉交的。

  中年男人不要,只一個勁地問:“你們不是說我弟弟在找我們嗎?他沒來啊?”

  王萬里看了我一眼,說:“放心吧,他會回來的!”

  

 

  04

  為了不讓養父母懷疑,我第二天就回了重慶,又取了1000塊交給王萬里,請他一定要轉交給我親生父母。

  心愿已了,我以為我放下了?苫貋碇,我滿腦子都是他們的影子。

  養母看我魂不守舍的樣子,擔心我病了;養父則說:“遇到啥事自己解決不了,就跟爸說。”

  2019年7月3日中午,我正和養父母一起看店。王萬里打電話來,說我生父為了給我打野味,滾到了兩層樓高的懸崖下,摔斷了腿。

  因為怕花錢,找了個土郎中上了夾板,硬是沒去醫院。

  我連忙跑到店外,微信綁定了養母給我的銀行卡,轉了3000塊錢給王萬里,囑咐他送我生父去看醫生。

  王萬里在電話里問:“你就不來看看?他是沒你養父風光,可也畢竟是你親生父親啊!再說這次……”

  我壓低了聲音:“我現在不方便,能去的時候我會去的!”

  進店的時候,養母疑惑地看著我:“兒子,是不是遇上什么事兒了?”我故作輕松地搖搖頭。

  2019年7月13日,我借口給重慶的朋友劉東陽過生日,再次去了桐梓。劉東陽是我發小,父親認識,對我沒有絲毫懷疑。

  一場暴雨過后,當我渾身濕漉漉地站在那個破舊的院子里,屋里的4個人都驚呆了。生母盯著我欲言又止,生父迎了出來:“我記得你,是上次來我們家的那個同學。”

  我脫了衣服,露出背上的胎記。“我是九六年十月初二生的,胎記是從小就有的。”我話還沒說完,生母已經泣不成聲,生父也紅了眼眶。

  我在電視上看到過很多骨肉相聚哭成一團的情景,我以為我也會?僧斏赶蛭疑斐鲭p手時,我卻后退了。

  “這3000塊錢,你們先拿去看病。”我把錢放在凳子上,轉身出了院子。我的身后,傳來生母隱隱的哭泣。

  回到重慶,養父母再三告訴我,如果遇到了什么事,一定要給他們說。我笑著說沒事兒,扭頭進了自己房間關上門,狠狠扇了自己兩個耳光。

  夾在親生父母和養父母中間,我像一個矛盾體,陷在一個怪圈里無法自拔。

  之后的一兩個月,我又借口同學過生、同學聚會等,去過貴州幾次,每次都給親生父母一兩千塊錢。

  養父母剛開始還總問我去哪兒,后來就不問了。但臉色漸漸冷了下來,話也越來越少。

  05

  9月12日晚上,養父一臉疲憊地回到家。吃過晚飯,又說要開車去做保養。我說我去。養父搖搖頭,自己出去了。

  我有些懵,自從我拿了駕照,家里的車子做保養,養父都是叫我去,今天是怎么了?

  第二天醒來,家里沒有養父的影子。我問了養母,才知道養父出差了。我覺得不對勁,養父出差,都會帶上我的啊!

  當天晚上,養父回來了。我正想接過他的手包,他卻看都不看我一眼,換上拖鞋上了樓。

  我呆呆站在門口,回想是不是哪個環節出現了漏洞,突然想到了銀行卡的綁定電話。銀行卡是養父母的,我那么高頻率地取錢,銀行一定會有短信發到他們手機上。

  還有車票、我最近的情緒……他們一定是發現了端倪。

  我把自己關進房間,說不出的難受。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,真的。

  我暫時放不下親生父母,但我對他們并沒有太多感情;我絕對不可能離開養父母,這么多年的相處,他們已經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。

  可現在,無論我怎么做,都已經傷害了他們。

  9月16日,養父母幫我買的房子開始接房。準岳父打來電話:“小林,接了房你給我說一聲,裝修費我們出。”

  我“嗯嗯”答應著,心里卻亂成了一團麻。再跟丹丹見面時,我把這段時間以來發生的所有事情告訴了她。

  “我不是富二代,就是個窮光蛋,我不愿隱瞞你,你現在還可以離開我。”說完,我如釋重負。

  令我感動的是,丹丹并沒有生氣,反而安慰我說:“你這么做,沒有錯,我會跟著你承擔這一切。”我感動地擁她入懷。

  我不想再靠養父母,準備自己打工掙錢。我托劉東陽在沙坪壩找了一個汽車銷售的工作,但10月29日(農歷十月初二)是我的生日,我想在家里和養父母一起過。

  可是那天,養父母破天荒地沒提起。倒是王萬里打來電話,說他人在重慶,親生父母給我帶了兩只山雞和一塊野豬肉,問我要不要拿到家里來。

  我說不要,約了幾個同學一起找了家餐館,把山雞和野豬肉加工了一下,然后一醉方休。

  第二天早上,我對養父母說我找到工作了,要搬出去。

  養母愣愣地看著養父,養父埋頭吃飯,喉嚨里“嗯”了一聲。

  我們都沒有戳破那個真相,我想,有些話,于我們每個人,都難以開口。

  06

  我們賣的是一款中檔轎車,銷售量還不錯。

  我對車輛并不陌生,再加上之前賣建材的銷售經驗,第一個月就拿到7200元工資。

  我想過給親生父母寄去一些,也想過給養父母和丹丹買禮物。但是最終,我全都存了起來。

  我害怕再進入那個怪圈,害怕再傷害到任何一個人。

  2019年12月10日,王萬里慌慌張張給我打電話:“你媽嚴重了,咳了好多血。”

  我一驚,馬上轉3000塊錢到他微信上,拜托他幫我把生母送到醫院。

  電話那頭,王萬里在勸她去醫院,生母堅決不去,說她都活了50多歲,去了也是浪費錢。

  我這才知道,生母居然才50多歲,想來生父也差不多大吧,可是他們的面貌看起來有六七十歲。是殘酷的生活,讓他們過早衰老了容顏啊!

  我頓時感覺一陣心痛。

  生母在醫院住了10天就出院了。王萬里說,她患的是結核病,因為怕花錢,一直拖著沒去治才變嚴重的。

  我能怎樣呢?只能多掙點錢。我白天賣車,晚上兼職代駕。好幾次,我深夜經過養父母樓前的馬路,都看見他們的臥室亮著燈。

  我想,屋子里的人,一定傷心透了。

  天氣越來越冷。一天晚上,我回家去拿羽絨服,也順便把給養父母買的皮鞋帶回去。推開門,兩人坐在沙發上,電視開著,畫面卻是靜止的。

  一個月不見,養父母都明顯憔悴了。

  我把皮鞋拿出來,幫他們穿上試。幫養母穿鞋時,我感覺有東西掉到了頭發上。用手一摸,濕漉漉的。抬起頭,養母早就抽噎著,把頭扭到了一邊。

  養父拿起遙控器調大電視聲音,說太晚了,叫我去房里找了衣服趕緊回去。我推開臥室門,還是原來的樣子,只是比以前更整潔干凈。

  養母紅著眼眶走進來,顫抖著嘴唇:“兒子,你回來吧,媽舍不得你!”

  我走過去抱抱她:“媽,你放心,無論我做了什么,你和爸爸,永遠都無人可替代!”

  走的時候,養父倔強地一句話也沒說。但從他那顫抖的肩膀,我能感覺得到他內心的劇痛。養母拉著我的手,一直把我送到電梯口。

  關上電梯,我哭了。從我找到親生父母那天,我跟養父母的裂痕就已經產生了。我只有拼命努力,用實際行動愈合這道傷痕。

  2020年1月中旬,武漢發現新冠肺炎疫情。1月23日,武漢封城,我們店也開始放假。為了掙錢,我在朋友的介紹下進入美團,送起了外賣。

  1月24日除夕,養母打來電話:“兒子,回來吧。外面太危險了!”我說現在大家不出門,我才正好掙錢。養母聽了,長長地嘆了口氣。

  2月29日下午,我正從一個小區出來,突然看到養父的車從面前經過。我想他應該是看到我了,緩緩減了車速,眼看就要停下來,卻又一腳油門開走了。

  我想,他一定是不肯原諒我吧。

  2020年3月,重慶很多行業有序復工。我也辭去外賣工作,又恢復了白天賣車,晚上跑代駕的日子。

  或許是太拼了,4月中旬的一天早上,我感覺喉嚨火辣辣的痛,人也有些暈。劉東陽看我這樣子,叫我今天就不要跑代駕了。我搖搖頭,可還是在出門時暈倒了。

  醒來,我已經在醫院里,劉東陽守在床邊。我爬起來要出院,被劉東陽按。“你爸來給你交錢的時候可是下了死命令,身體沒恢復,不許出院。”

  我一愣,“我爸來過?”劉東陽說:“對啊,我打的電話。我可不想你死了你爸找我拼命。”

  我問劉東陽哪來的我養父的電話,劉東陽說:“你還記得我過生日那天嗎?你說有事來不了,我在外面跟幾個人吃飯,正好碰見你爸,他還幫我們結了賬。我想把錢還他,就留了他電話。”

  劉東陽生日那天,正好是我撒謊去貴州的一天。我想,從那天起,養父就心生懷疑了吧。

  出院后,我給養父打了電話,養父還是冷冷的:“好了就好,別對你媽說。”

  半個月后,我接到王萬里的電話,說我親生父母一家人間蒸發了。

  我不信,連忙去了一趟桐梓,發現原來的石頭房子真的人去屋空了。我們問了離得最近的兩家人,說他們前幾天大包小袋地背了很多東西走的。

  至于搬到了哪兒,沒人清楚。

  07

  雖然,我還沒完全接納我的親生父母?伤麄兺蝗蝗碎g蒸發,我心里還是像被掏空了一樣難受。

  我沮喪地回到重慶,繼續賣車、做代駕。我想,隨著時間的逝去,我應該能忘了他們的。這樣也好。

  2020年5月16日,養母帶著哭腔打電話來:“二娃,你爸住院了。在重醫,你快來啊!”

  我連忙請了假趕過去,養母見到我,像見到救星一樣撲過來:

  “你爸腦溢血,已經推到手術室了。”“媽你別急,爸爸肯定會沒事兒的!”我安慰著養母,心里卻慌到了極點。

  我焦急地在手術室門口走來走去,萬幸,養父手術很成功。只是因為頭部動過手術,影響了部分神經。

  那些日子,我每天幫養父喂藥、擦洗、翻身、按摩。等他病情恢復一些,我又陪他做一些肢體的康復訓練。

  我在醫院照顧養父的時候,養母在店里看門市。遇到解決不了的問題,她就給我打電話。我醫院門市兩頭跑,忙得暈頭轉向。

  一天,養母說一個客戶買了鋼材兩三年,一直拖著不付款。她想趁養父生病的空兒把錢要回來?墒墙o對方打電話,人家根本不理睬。

  我很生氣,請了準岳父陪我一起,找到客戶家里。那客戶軟硬不吃,甚至拿出三瓶白酒,說只要我們把酒干了,他馬上付錢。

  “行!為了這筆兩三年的爛賬,我不怕醉死在這兒!”說罷,我拿起瓶子“咕嚕咕嚕”就往嘴里灌。準岳父來阻止我,也被我推開。

  當我喝到大半瓶的時候,老板被我的氣勢嚇傻了,連忙奪下酒瓶,“別喝了,兄弟。這錢我給,給!”

  錢要回來了,我卻直接住進了醫院。丹丹紅著眼眶怪我:“哪有你這樣要錢的,傻不傻!”我拉過她的手,安慰著:“傻丫頭,我沒事兒的!”

  吃過晚飯,養父母讓丹丹回去了。養父在窗前站了好久,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一樣走過來。

  “兒子,有件事爸要向你道歉。希望你能理解爸爸,能原諒我們。

  “你媽給你的銀行卡是我的身份證辦的,留的也是我的電話。最先你取錢,我們沒有在意。但后來你越來越頻繁地取錢,我就開始注意了。因為你不是個亂花錢的孩子。

  “那天你說跟劉東陽過生日,可我在飯店遇到劉東陽,你卻不在。后來,你媽在你衣服兜里發現了你到桐梓的火車票。所以那天,我去了一趟桐梓。

  “你親生父母是我們買了房子叫他們搬走的,你的兩個哥哥,我也安排在朋友工地上打工了。我們每個月寄給他們生活費,但我開出的條件是他們不能再見你。

  “兒子,爸爸對不起你。爸爸只是太害怕他們把你搶走了。”

  我哭了,又笑了。我拉過養父母的手說:“爸,媽,我怎么可能離開?你們是我最親的爸媽啊!我……”

  養父打斷我的話,“兒子,別說了,所有的事兒我們都知道了,爸媽能理解。還有,我也對丹丹爸媽說了。”

  第二天,丹丹來看我,一起來的,還有準岳父岳母。

  岳父說:“我和你爸媽找人看了日子,6月28日是個好日子,你們把婚事辦了。到時候,我們一起去把你貴州的爸媽接過來。”

  養母說:“房子還沒裝修,就只能委屈你和丹丹跟我們住一段時間了。”

  突如其來的真相,讓我有驚有喜,有笑有淚。我以為這一年多來,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讓養父母不受傷害,可是,相比我的付出,養父母為我付出的多上百倍啊!

  2020年6月28日,我和丹丹的婚禮如期舉行。把一切說開后,養父也改了主意,找人把親生父母和哥哥們接到了現場,讓他們也為我見證這一切。

  婚禮開始了,臺上坐著6位父母。主持人用流利的普通話介紹:

  “24年前親生父母的托付,24年里養父母的精心撫養,成就了我們今天英俊瀟灑的新郎。

  24年的思念霜,染了親爹娘的白發;24年的含辛茹苦,皺紋爬上了養父母的臉龐……”

  我挽著丹丹的手,向6位父母跪下,接過伴郎伴娘遞過來的香茶,敬給他們。

  臺下沒有人嘲笑我們,都為我們送上了祝福。我明白,往后余生,我唯有好好孝敬他們,才是真正的報答……
 

 

【本文來自知音旗下公眾號:知音真實故事 ID:zsgszx118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】

字號:T|T
關注我們:

新聞熱搜詞

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

編輯推薦

網友評論

收起評論

熱點聚焦

熱點視頻

圖文欣賞

1/5

精彩推薦

回頂部

吉林快三怎么微信代理